跳转到主要内容

为生命辩护 - 为自由辩护

专注经济、金融、贪腐、互联网、公司、死刑、涉毒等领域的刑事辩护

对社会危害性不大的,重婚罪可适用缓刑

 有配偶或明知他人有配偶而与之结婚或以夫妻名义同居的,构成重婚罪。重婚罪属于不告不理,即除非当事人向法院提出诉讼,一般情况法院不会主动受理。犯重婚罪的,判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同时依据《刑法》七十二条的规定,犯重婚罪对社会危害性不大的可适用缓刑。 基本案情 被告人田某华于1988年1月18日与董某某(女,47岁,北京市人)登记结婚。2004年9月起,被告人田某华与杨某(女,28岁,天津市人)在本市朝阳区富东家园某号楼某单元202号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2006年,被告人田某华离开居住的富东家园,前往大连工作,且未告知杨某。2007年,杨某到大连找到田某华要求领取结婚证,田某华称无法领取并逃走。2008年年初,被告人田某华回到董某某处生活;同年5月,在未通知杨某的情况下,被告人田某华将其购买的用于与杨某共

阅读更多

未达法定年龄“结婚”后又与他人登记结婚的,

 重婚罪,是指有配偶又与他人结婚或者明知他人有配偶而与之结婚的行为;事实婚姻,指没有配偶的男女,未进行结婚登记,便以夫妻关系同居生活,群众也认为是夫妻关系的两性结合。非法同居,是指男女双方未办结婚登记手续即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群众也认为是夫妻关系的一种同居行为。行为人未到法定结婚年龄而与他人按当地风俗举办了结婚典礼,但未领取结婚证,因其不到法定结婚年龄,不符合法定结婚条件,故对其行为不能认定为事实婚姻,而属于非法同居;因此,行为人于达到法定结婚年龄后又与另一人办理结婚登记的,也不构成重婚罪。 基本案情 1989年11月,被告人 方某峰 参军入伍后与原籍同村女青年王某恋爱。 1993年7月27日, 方某峰 与王某在原籍按当地风俗举行了结婚典礼。当时,因被告人 方某峰 未到结婚年龄(距 婚姻法 规

阅读更多

默契掩饰隐瞒犯罪所得行为性质的司法认定

 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罪是刑法修正案(六)新修订的罪名。其与盗窃罪的主要区别是,行为人不能是盗窃本犯,且与盗窃本犯事先没有犯意联络,也没有实际实施盗窃犯罪客观构成要件的行为。实践中,行为人与本犯没有明确的犯意联络,但是其自身行为表明已形成默契,实质上已接受邀约加入到犯罪之中,客观上也实施了帮助行为的,应承担共同犯罪的责任,但是对本犯完全超出其故意的过限行为,不承担刑事责任。 基本案情 2006年10月29日凌晨,被告人 孙某光 、 李某春 伙同付某、于某(另案处理)等人分乘由被告人 沈某秋 等人驾驶的两辆面包车,至常州新区某公司附近。被告人 沈某秋 在应当知道上述人员准备实施犯罪的情况下,仍将车停在公司门外等候。 孙某光 、 李某春 等人下车后翻墙进入公司,采取持刀威胁、捆绑等手段劫取

阅读更多

重婚罪中事实婚姻解除效力的司法认定

 行为人于1994年2月1日前存在两个事实婚姻,且后一事实婚姻补办了结婚证,其行为是否构成重婚罪,关键要看是否同时存在两个以上的婚姻及如何认定事实婚姻解除的效力。 基本案情 1946年出生的常某与大一岁的王某于1966年4月举行了结婚仪式同居,后育有一女二子。因感情不和,常某便于1985年后独自离家做生意,1991年与适龄的高某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并于次年育一子。常某、高某二人于2004年7月补办结婚登记手续。1997年王某亦与他人共同生活。自诉人王某认为常某在未与自己解除婚姻的情况下与他人先事实婚后补办结婚证,二被告人主观上具有明显故意,便将常某与高某自诉至法院,要求追究二人重婚罪的刑事责任。 判决结果 黑龙江省大庆高新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自诉人与被告人常某1966年4月开始共同生活,且生育三名子女,二人之间成立

阅读更多

重婚罪无罪案例

 我国《刑法》所说的重婚罪是指一方有配偶又与他人登记结婚或者与他人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以及明知他人有配偶又与之登记结婚,或者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的行为。本罪在主观方面须有直接故意的主观过错。行为人在一审判决离婚后,在不知道原配偶上诉的情况下与他人登记结婚的,其主观上并无重婚的故意,客观方面虽然形成重婚的事实,但亦是多种客观原因所致。行为人的重婚行为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应不认为是犯罪。因此,应宣告无罪。 基本案情 自诉人代某英与被告人秦某明于1992年在贵阳市云岩区北京路街道办事处登记结婚,并生育一女。2000年被告人秦某明起诉至云岩区人民法院,要求与代某英离婚,经调解达成离婚协议。同年5月2日,本院向原告秦某明送达调解书,因被告代某英已返回北京,故于同年5月24日通过邮局用特快专递

阅读更多

客服人员也能构成非吸共犯?

 在 P2P 非法集资案件中,被告人作为 P2P 公司业务员虽然对募集资金的具体用途并不清楚,无法认定其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但他们在知道公司不具有向社会公众募集资金资质的情况下仍参与该公司的非法集资活动,最终也会被法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认定。 经典案例 被告人成某海、王某、李某、叶某某作为被招募来的客服人员,负责向前来咨询的投资人宣传理财产品,承诺支付高额利息及到期归还本金,并对购买理财产品的投资人出具合同和收取投资款,以此向社会公众非法吸收资金。被告人冯某某从 2014 年 12 月起担任棱锐公司财务,负责收取投资人支付的投资款项、转账和支付利息等工作。 被告人冯某某辩护律师提的辩护理由是职务行为,或无犯罪故意不构成非法集资类犯罪,或者是起到次要作用应认定从犯。该案中财务的共犯定性,因为被

阅读更多

P2P 平台单位犯罪的实践认定?

 随着大量平台爆雷跑路,P2P 刑事犯罪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在公众视野,其中涉及到的非法集资类犯罪主要是以单位名义实施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行为。这一现象在司法实践过程中也引起了学术界对非法集资类犯罪是否为单位犯罪的争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单位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2 条规定:个人为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而设立的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实施犯罪的,或者公司、企业、事业单位设立后,以实施犯罪为主要活动的,不以单位犯罪论处。第 3 条规定;盗用单位名义实施犯罪,违法所得由实施犯罪的个人私分的,依照刑法有关自然人犯罪的规定定罪处罚。 经典案例 浩天城公司于 2014 年4月初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成立,法定代表人是被告人赵某光。2014 年 5 月至 2015 年 8月期间,浩天城公司设立沪易贷网站(

阅读更多

在微信群以抢红包方式进行赌博的,构成开设赌

 以营利为目的,通过邀请人员加入微信群,利用微信群进行控制管理,以抢红包方式进行赌博,在一段时间内持续组织赌博活动的行为,属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规定的开设赌场。 基本案情 2015年9月至2015年11月,向某(已判决)在杭州市萧山区活动期间,分别伙同被告人谢检军、高垒、高尔樵、杨泽彬等人,以营利为目的,邀请他人加入其建立的微信群,组织他人在微信群里采用抢红包的方式进行赌博。期间,被告人谢检军、高垒、高尔樵、杨泽彬分别帮助向某在赌博红包群内代发红包,并根据发出赌博红包的个数,从抽头款中分得好处费。 法院判决 以营利为目的,通过邀请人员加入微信群,利用微信群进行控制管理,以抢红包方式进行赌博,设定赌博规则,在一段时间内持续组织赌博活动的行为,属于 刑法 第 三百零三条 第 二款 规定的开

阅读更多

为他人开设赌博网站提供技术支持构成帮助信息

 明知他人委托跳转的域名所对应的是以营利为目的的赌博、博彩等违法犯罪网站,仍频繁采用 301跳转为此类网站逃避监管提供技术支持的,属于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而提供帮助,情节严重的,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被帮助对象尚未到案、尚未依法裁判的,不影响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认定。只要根据相关证据可以确认被帮助对象在网络上实施了符合犯罪构成的行为,即可认定为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中的犯罪。 基本案情 2019年4月至6月间,被告人 王某 租用免备案的服务器,明知 澳门新葡京澳门威尼斯人等系以盈利为目的的赌博网站,在这些博彩网站被国家防火墙拦截后,接受他人委托,在计算机上通过宝塔面板控制端多次为赌博、博彩等违法网站进行301跳转,即当用户点击这些网站时,如受阻,其便通过技术手段,跳转

阅读更多

非吸案件“非法”如何认定?

 非法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客观构成要件要素,承载着连通行政违法和刑事违法的功能。随着资金供需矛盾的凸显,非法集资犯罪案件持续高位运行。新型融资领域,更是成为非法集资的重灾区;P2P 平台不断爆雷,整个行业处于或转型或消亡的境地;私募股权融资领域非法集资案件大案、要案频发;作为非法集资罪名体系的基础罪名和兜底罪名,刑法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采用空白罪状的立法模式,使得刑法条款在应对新型违法融资行为方面极具张力。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的,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然何谓非法,刑法本身并没有规定,而是交由前置的金融管理法规进行认定。再加上,近些年,利用私募股权投资基金、P2P 网贷、股权众筹等新型融资模式的非法集资案件不断增多,与传统案件相比,这类案件由

阅读更多

集资诈骗还是非吸?

 在 P2P 平台发生的刑事犯罪案件上,要准确区分行为人的犯罪行为在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要注重区别行为人构成集资诈骗罪还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典型案例 被告人刘某某、韩某某伙同宋某某等人,以穗实(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为平台,虚构车辆质押借款标的和资金借款人,利用网站、打电话、加入 QQ 群等方式向社会公众虚假宣传,承诺 13%左右的固定年化率,骗取 30 多名被害人共计人民币 2,013,402.19 元。根据多名证人证言这些钱用去哪里我不知道,钱没有给所谓的真正借款人,我们所谓的有车的客户用车子押给我公司,然后由我公司找有资金的客户将钱通过我们的平台借给有车的客户其实是假的,通过这些可以认定该 P2P 平台虚设的债权项目募集资金其目的并不在于去进行正常的生产经营,而是要骗取钱财,非法占有公众存款,应当符合

阅读更多

犯意转换以非吸与集资诈骗数罪并罚

 近年来非法集资案件频发,司法实践中有的案件认定为集资诈骗罪,有的则认定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两罪最显著的区别在于行为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典型案例 被告人孙某先后设立金升投资公司和金升金融公司,同时实际控制闽连公司。采用平台虚增债权等手段,以债权转让的方式骗取被害人人民币共计2亿余元。至案发,尚有人民币7千万余元无法归还。以 P2P 债权转让形式向社会不特定公众变相吸收存款共计人民币 1亿余万元;采用虚增虚设债权等手段,以债权转让的方式骗取被害人人民币共计3千万余元。所得资金由被告人孙某统一支配和使用。其中孙某以 P2P 债权转让形式向社会不特定公众变相吸收资金,并设立资金池,将所吸收公众资金集中进入其开设的账户,再以抵押贷款或信用贷款等方式将资金从上述账户中转出给借款人,以牟取

阅读更多

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认定需进行综合评判

 明知他人可能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而出售自己名下银行账户供他人使用,情节严重的,应认定为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在认定量刑情节时,应结合相关银行账户的支付结算金额及帮助行为的次数、手段、时间长短等来综合评判。 基本案情 2019年5月至2020年6月,被告人 张某梅 明知他人可能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违法犯罪,在北京市朝阳区等地,先后办理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邮储银行等多家银行账户,后出售给他人使用。现有多名网络诈骗案件被害人钱款转入被告人 张某梅 所开立的上述银行账户,经统计,上述银行账户支付结算金额共计 60余万元。被告人 张某梅 从中获利 1万元。 法院判决 张某梅 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他人提供银行卡进行转账,情节严重,其行为触犯了 刑法 ,已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 评析

阅读更多

为境外赌球网站担任代理构成开设赌场罪

 开设赌场与聚众赌博在实践中很难区分,从广义上说,聚众赌博的外延涵盖了开设赌场行为。对于上述两个罪名,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和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公布的《关于本市办理赌博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对开设赌场作出了明确的规定: 以营利为目的,在计算机网络上建立赌博网站,或者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接受投注3人以上。据此,赌博网站的各类代理情况均属于开设赌场,只要能认定其发展的管理者的账号下有3人使用会员账号投注的,就可以认定构成开设赌场罪。 基本案情 2006年8月至2007年7月间,被告人 钱某春 等人经预谋,利用他人提供的境外赌博网站新宝(又名皇冠)、太阳城的股东代理账号,合伙担任上述赌博网站的代理人,通过开设和发放赌博账号,各自发展下级代理人或会员参赌,开设网络赌场,并从有效投注额中按分

阅读更多

利用合法网络平台赌博构成开设赌场罪

 行为人在他人合法网络游戏平台中通过充值和提现方式兑换游戏筹码赚取差价,系对合法网络平台及游戏规则的改造利用,此时由于行为人加入了提现功能,合法平台同时也就具有了赌博网站性质,其在实质上便是建立了赌博网站并接受投注,应构成开设赌场罪。 基本案情 2015年底,被告人 林某光 、 余某 共谋由 林某光 出资 20万元, 余某 负责具体实施,在相关网络平台中通过充值和提现方式兑换游戏筹码赚取差价,所得利益二人按比例进行分配。后 林某光 、 余某 在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区租赁房屋开设工作室,配置专门用于工作室的电脑和手机,招募业务员,在 龙某棋牌集结号850等网络平台上注册账号,并通过一定方法使其账户处于游戏排行榜段位前列,在账号头像或签名栏等显眼处留下用QQ靓号绑定的微信号等联系方式并发布收售游戏分等信息

阅读更多

倒卖虚拟游戏币如何认定?

 网络的不断发展,使线下游戏逐步延伸到网络空间,各类线上游戏层出不穷,网络文娱产业的发展规模日益扩大。网游产业迅猛发展的同时滋生了通过倒卖虚拟游戏币非法获利的黑灰产业链。倒卖虚拟游戏币的行为人被 俗称为银商或银子商。对于银商倒卖虚拟游戏币行为的刑法认定,司法实务部门争议较大。 经典案例 2018年6月份开始,被告人周某明知 www.game41369.com 网站平台利用网络游戏进行网络赌博活动,仍通过注册多个 QQ 账号,向不特定对象买卖网站虚拟游戏币,为网站和参赌人员提供资金结算服务,从中非法获利一千余万元。经查,game41369游戏平台设置了直接赠送和游戏中间逃跑(已经押注的虚拟币归对方玩家)两种虚拟币转移功能,供玩家和银子商之间、银子商相互之间实现不同账号间虚拟币的转移,并在赠送功能中扣取所转移虚拟币数量

阅读更多

新型网络赌博犯罪的认定

 在信息网络时代,特别是在当前社交工具和移动支付给网络赌博犯罪又增加了新的犯罪形式新型网络赌博犯罪。这种新型网络赌博行为主要是通过微信群召集赌博、利用合法的棋牌类游戏 APP 组织他人赌博、开发非法的手机游戏 APP 供他人赌博,那么对于这些新型的网络赌博犯罪,如何认定呢? 经典案例 2018年6月左右,被告人汪某林纠集赵某光、陈某等人以牟利为目的,利用手机微信组建了一个名为富翁大玩家的微信群,组织群内人员以抢红包的形式进行赌博。汪某林、赵某光、陈某等人一起拉人进入该群参与赌博。汪某林在群内制定了详细的赌博规则(包括奖惩规则)。发包人每次发200元的四人红包,由抢到红包金额最小的赌博人员继续发下一个红包,因一个微信账户一天只能发放五千元红包,汪某林便让赵某光、陈某作为代包手发红包。代包手代

阅读更多

“代理型”开设网络赌场行为的认定

 互联网时代,通过互联网、新媒体进行赌博、开设赌场的新型犯罪行为模式日益增加,甚至成为网络型开设赌场行为的主要犯罪方式,如果行为人代理账号,但不接受投注的行为,会构成何罪? 经典案例 Agg网络赌博平台的服务器开设在境外,该网络赌博平台设立了各种窗口,采用福利彩票的博彩方式、以其开奖结果为依据,用高额奖金吸引参赌人员进行投注赌博。当赌博人员在Agg赌博平台上参与赌博时,必须绑定银行卡,将银行卡中的资金充值到赌博平台的账户中,并进行下注和取款。2013年8月,被告吴某光经他人介绍,成为网上赌博平台的一级代理。他的Agg账号可以在网上赌博平台上参与赌博并开通一个下级代理账号。他可以根据他招募的低层代理人和赌徒的参与情况获得回扣和红利。之后,吴某光在社交软件上发布了Agg在线赌博平台的广告。在

阅读更多

提供GOIP等设备的行为,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

 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分子利用 GOIP设备拨打电话、发送信息,加大了打击治理难度。检察机关要依法从严惩治为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提供GOIP等设备行为,源头打击治理涉网络设备的黑色产业链。坚持主客观相统一,准确认定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中的明知要件。 基本案情 被告人唐某琪曾因其销售的 GOIP设备涉及违法犯罪被公安机关查扣并口头警告,之后其仍以乔尚公司名义向方某购买该设备,并通过网络销售给他人。方某明知唐某琪将GOIP设备出售给从事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人员,仍然长期向唐某琪出售。自2019年12月至2020年10月,唐某琪从方某处购买130台GOIP设备并销售给他人,并提供后续安装、调试及配置系统等技术支持。期间,公安机关在广西北海、钦州以及贵州六盘水、铜仁等地查获唐某琪、方某出售的GOIP设备20台。经查,其中5台设备被他人

阅读更多

利用“六合彩”的开奖结果接受投注,构成赌博

 赌博罪,是指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或者以赌博为业的行为。本罪侵犯的客体是社会主义的社会风尚。行为人利用香港六合彩的开奖结果接受投注获利的行为,本质上,属于利用六合彩信息相互竞猜,以财物下注赌输赢的行为,该行为侵犯的是社会管理秩序,损坏的是社会主义社会风尚,因此,其构成赌博罪。 基本案情 2012年4月份的一天,被告人廖某敏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刘某林(已判刑),双方约定由刘某林为廖某敏在赣县韩坊乡代理销售六合彩,廖某敏负责坐庄。期间,刘某林为被告人廖某敏多次代码非法销售六合彩,共计人民币185 600元。刘某林于5月9日、11日、19日分三次通过农村信用合作社汇给廖某敏六合彩代码投注金额共计82 000元,除去赔付中奖额14 000元,廖某敏共非法获利68 000元。 法院判决 被告人廖某敏以营利为目的,利用香港六合

阅读更多

维万世之安,立义于庭.

扬正义之气
权公平之理

phone
sms
email
cache
Processed in 0.00337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