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主要内容

为生命辩护 - 为自由辩护

专注经济、金融、贪腐、互联网、公司、死刑、涉毒等领域的刑事辩护

行为人同时犯赌博罪和虚假诉讼罪的,应数罪并

 行为人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其行为构成赌博罪;假借他人名义实施借贷行为,并向法院提起诉讼的,其行为构成虚假诉讼罪;行为人以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犯罪故意或过失,实施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行为,具备两个或两个以上犯罪构成的,即一人犯有数罪,对实施了数罪的行为人,应当以赌博罪和虚假诉讼罪实行数罪并罚。 基本案情 一、 赌博罪: 2015年冬,在玉田县杨家板桥镇大高庄村 高某双 所住平房及水岸花园小区 1栋1单元402室内,被告人 孙某伟 、 律某波 组织被告人 郑某伟 、 孙某朋 与 高某双 、 张某龙 等人聚众赌博,赌资累计达人民币 50余万元。 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有: 1、书证;2、证人证言;3、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等。 二、虚假诉讼罪: 2015年11月,被告人 孙某伟 在与 张某龙 等人赌博过程中,假借孙某 2、张某1、孙某1、郭某的名

阅读更多

经典案例分析“网络赌场”的特征

 根据 2005 年两高联合发布的《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的规定,网络型开设赌场犯罪的核心要件是网络赌场,因此,要准确界定网络型开设赌场行为,首先需要明晰网络赌场的特征。 典型案例 于某、魏某、王某等人在广州开办了某某棋盘游戏公司并开发了一款名叫jack迷的棋牌类游戏 APP,该游戏 APP 包含有带有赌博性质的诈金花游戏,因我国不允许做诈金花类的游戏,他们便将员工带到越南运营这个APP。为了拉拢赌客参与赌博,他们通过裂变的方式在国内大批量发展参赌人员及代理,并且设立规则:只要参赌人员邀请 30 个人参与游戏即可成为地区代理, 参赌人员所赢的钱代理人员可抽头 1.8%。 赌博的模式是:参赌人员下载该游戏 APP ,通过 APP 上提供的客服联系方式,通过微信联系客服为游戏账户充值后参与赌博,

阅读更多

赌博微信群可以认定为“网络赌场”?

 赌博作为一种长期存在的社会现象,也容易引发其他犯罪,所以从古至今,赌博行为都被历代法律,尤其是刑法规制。随着网络技术的快速革新,犯罪分子通过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等现代计算机技术,将传统的赌博犯罪发展到网络虚拟空间,演变为网络赌博以及网络型开设赌场的新型犯罪形态。网络型开设赌场犯罪与传统开设实体赌场相比,具有资金流转更快、涉案金额更大、涉案人数更多和社会危害性更大的特征,是需要法律予以严厉打击的犯罪行为。 2005 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了《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首次将以网络为载体设立赌场的行为认定为设立赌场的另一种形式,并增加了设立赌场行为的种类。2010 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联合发布了《关于办理网络赌博犯罪案

阅读更多

“设立型”开设网络赌场行为

 通过司法实践,我国立法者认识到,开设赌场罪对社会危害的严重性迫切地要求法律将开设赌场行为立即从赌博罪中分离出来。而其中,建立赌博网站并接受投注或建立赌博网站并提供给他人组织赌博的行为可能构成设立型开设赌场。 经典案例 2016 年 8 月份,被告人姜某、王某等五人以营利为目的,共同商议成立了清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并运营网络游戏平台,五人在公司内部有明确分工。该公司运营清风娱乐清风乐园龙游天下海洋之星四个游戏平台,其中清风娱乐清风乐园手机 APP 平台是为提供网络赌博服务的网络平台,龙游天下海洋之星游戏平台与清风娱乐清风乐园游戏类型类似,均是棋牌类、捕鱼类游戏。游戏玩家下载游戏平台注册登陆后,可 以在游戏平台网上商城充值购买游戏金币,系统会自动扣除 10%的手续费,也可以联系游戏微信客服通过

阅读更多

第四方支付平台提供支付结算帮助的,构成非法

 第四方支付平台为网络犯罪提供虚构交易、虚开价格、交易退款、套现、公转私等非法资金支付结算业务,构成非法经营罪,同时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择一重罪以非法经营罪处罚;第四方支付平台未开展非法资金支付结算业务,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提供支付、结算、清算服务之外的支付衍生服务,如为网络犯罪提供支付渠道,联接商户账户、第三方支付账户、银行账户等支付结算帮助的,不构成非法经营罪,应以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处罚。 基本案情 被告单位A公司某于2020年1月,法定代表人是被告人周某志,股东是被告人周某志、李某。2020年3月,被告人边某星明知必赢亚洲等赌博网站在实施犯罪行为,仍委托被告单位A公司某3至尊宝平台为其犯罪活动提供资金收取等服务。该平台下设业务组和技术组,业务组负

阅读更多

在盗窃现场等待收赃的行为性质

 行为人发现他人实施盗窃而在现场等待收购赃物,不具有共同盗窃犯意的,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收赃解释》)第 5条所规定的事前与盗窃、抢劫、诈骗、抢夺等犯罪分子通谋的情形,不能以盗窃、抢劫、诈骗、抢夺等犯罪的共犯论处,而应当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定罪处罚。 基本案情 被告人 陆某友 紧邻 A 公司储某(以下简称燕山储运厂)从事废品收购。 2018年4月19日凌晨,被告人 刘某伟 等人 伙同刘某(另案处理)驾车至燕山储运厂外,翻墙进入该厂内盗窃火车站台上架设的电缆线。被告人 陆某友 发现 刘某伟 等人盗窃电缆线后,主动要求收购 刘某伟 等人盗窃所得电缆线。 次日凌晨,被告人 刘某伟 等人 再次到同一地点盗窃电缆线

阅读更多

上游犯罪的价值决定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的量

 只要行为人在主观上存在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的行为,上游犯罪也已经查证属实,就会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即使行为人在实施本罪时,未取得任何收益,均不影响该罪的成立。此外,因为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侵犯的客体是司法机关对犯罪的正常侦查、起诉、审判及上游犯罪中被害人的财物追索权。《刑法》及司法解释均未将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的本罪收益作为法定或酌定的量刑情节,故本罪的收益数额并不影响该罪的量刑。该罪上游犯罪的价值才决定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的定罪量刑。 基本案情 2018年3月份,柯某通过珍爱网联系上重庆市黔江区的被害人邱某某、重庆市九龙坡区的被害人李某某,并以张晓翔的名义通

阅读更多

聚众赌博还是开设赌场?

 赌博行为严重影响公民生产、工作与生活,往往是诱发其他犯罪的温床,而且行为人极有可能构成犯罪。 被告人赵某、杨某系夫妻,疫情防控期间,赵某通过线上召集的方式,打电话或发微信叫来了王某、谢某、朱某、李某等人前往二被告人租住的五金商店,并且组织大家以扑克牌挖坑、打麻将跑会的方式进行赌博。被告人赵某不仅自己参与赌博,还规定打麻将者每人收取500元、打扑克牌者每场收取900元,利用上述方式抽取分红。期间,被告人杨某不仅为参赌人员做饭还为其们提供香烟及茶水等需要品。二被告人先后从中抽取渔利共计人民币一万余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二被告人案发后均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认罚,对二被告人均可依法从轻处罚。以赌博罪判处赵某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以赌博罪判处杨某有期徒刑六个月,缓

阅读更多

微信群赌博构成开设赌场罪

 行为人以营利为目的,组建微信群招揽赌客,根据竞猜游戏网站的开奖结果等方式设定赌博规则进行赌博,并且利用微信群对赌客进行管理,在一段时间内持续组织网络赌博活动的,属于刑法规定的开设赌场。 2018年3月15日,被告人李某冰、洪某强、于某伙同李某、赵某二人(在逃)以湖南省邵阳市江云区一仓库为据点,雇佣其他客服人员用手机、平板、电脑等设备建立微信群(群昵称最先为挖宝群,经多次改名,案发时名为九五后交友群),进行拉拢赌客网络赌博的活动。李某、赵某二人是主要的发起人与出资人,负责管理整个团伙运营;被告人李某冰主要负责维护赌博软件、掌管财务;被告人于某主要负责处理与赌客的纠纷,由被告人洪某强负责后勤。几人还设计了15份技术股。其中,被告人洪某强、于某各占技术股6股,被告人李某冰占技术股

阅读更多

非吸与集资诈骗的显著区分?

 非吸类案件与集资诈骗罪的区别关键在于行为人对吸收的资金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如果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就可能构成集资诈骗罪。 2018年5月,被告人王某敏注册成立了嘉兴鑫投资公司,任法定代表人。公司的发标人可以利用在网络平台注册、缴纳会费的方式发布各种招标信息,用来吸引投资人投资。投资人在网络平台一旦注册成功,成为会员后即可参与投标项目,并可以通过选择银行汇款、财付通、支付宝等方式将投资款汇至王某敏公布在网站上的第三方支付平台账户或王某敏个人账户。每个项目完成后,借款人会返还到账户资金,王某敏也会将收益给予投标人。 平台运行前期,王某敏为15个借款人提供了总金额约150万余元的融资服务,但存在部分借款人未能还清借款的情况,所以给公司造成了亏损。此后,王某敏不仅用本人真实身

阅读更多

组织他人赌博并获取洗码费,构成赌博罪?

 赌博罪,是指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以赌博为业的行为。欲成立此罪,首先,在主观方面,行为人必须具有营利目的;其次,在客观方面,行为人必须具有聚众赌博或者以赌博为业的行为。而聚众赌博,是指组织、招引多人进行赌博,本人从中抽头渔利的行为。对于行为人组织他人以电话投注方式参与赌场的赌博,并从中获取洗码费的行为,从主观要件上来看,行为人不仅意图通过自己的赌博行为获取钱财,还想从组织他人参与投注的行为中获利;从客观要件上来看,行为人不仅组织他人参与赌博而且从中获取渔利的行为也已经达到了司法解释中聚众赌博的条件。综上所述,行为人的行为符合赌博罪的构成要件,应以赌博罪对其追究刑事责任。 基本案情 2009年6月,被告人王某以营利为目的,事先安排人员在澳门美高梅赌场负责接听电话,并代为

阅读更多

利用工具控制赌场输赢,是赌博还是诈骗?

 赌博罪,是指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或者以赌博为业的行为。该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聚众赌博或者以赌博为业的行为,且从主观上看,是意图通过赌博中的胜出或者抽头渔利、收取各种名义手续费、进场费从而获取财物。而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该罪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上实施了欺骗行为,使对方产生认识错误,对方基于这种错误认识处分财产,行为人或者第三者取得财产,被害人遭受财产损失,行为人成立诈骗犯罪既遂。由此,行为人设置赌局诱使他人参赌,并利用工具控制赌场输赢以获取钱财,系使用欺诈手段骗取他人钱财的行为,故构成诈骗罪。 基本案情 2011年2月底,被告人王某国因欠赌债,遂想到在地下埋雷子控制赌场来赚钱还债。后被告人王某

阅读更多

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中量刑平衡规则的适用

 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的被告人否认对赃物性质存在主观明知的,可以结合交易的时间、地点、价格、方式等异常因素进行推定。对按行为时市价计算犯罪所得数额明显背离其正常价值的特殊商品,可以收赃或者销赃价格计价。量刑时应当坚持定性与定量相结合、数额与情节并重,与上游犯罪案件的处理相协调。就同一犯罪对象而言,对本犯量刑较轻的,不宜单纯依据数额对赃物犯罪被告人科以更重刑罚。 基本案情 2019年1月24日, A 公司(调度员 何某平 利用分配车辆、安排送货路线及装载量等职务之便,指使公司司机 李某武 、 刘某刚 、 李某生 、 殷某进 将罗森超市退回的 134187瓶雪碧(价值312333.66元)运至闻六路一空地销售给被告人 吴某书 。被告人 吴某书 明知上述雪碧系犯罪所得,仍以 8万元的价格予以收购并加价牟利。2019年4月1日,被告人

阅读更多

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向公众预售产品的,构成非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是指违反信贷管理法律、法规,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的行为。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是指行为人不是以存款的名义,而是通过其他形式吸收公众资金,从而达到吸收公众存款目的的行为。以先行给付实物或期约给付实物的手段非法吸收存款,属于变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由此,行为人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通过签订货物预售合同的方式,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向公众预售产品,向不特定客户预收巨额货款,数额巨大,严重扰乱国家金融管理秩序,符合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构成要件,因此,依据我国《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之规定,应当认定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基本案情 被告人张某臣于2006年3月18日在宿豫工商行政管理局办理个体营业执照,经营鸡蛋批发、零售业务。2007年6月5日张某臣又在宿豫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成立

阅读更多

通过非金融领域实施洗钱行为的,仍可构成洗钱

 洗钱罪虽规定在刑法 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罪章节内,但为掩饰、隐瞒七类上游犯罪的来源和性质,通过非金融领域实施洗钱行为,妨害司法机关正常活动,危害经济安全和社会稳定的,仍可构成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条规定的洗钱罪。在上游犯罪行为人自洗钱行为入刑后,可根据本犯实施的是一行为还是数行为、是否成立包括的一罪或想象竞合、不并罚的牵连犯以及对法益的侵害程度等,按照罪责刑相适应原则确定从一重罪还是数罪并罚。 基本案情 被告人 吕某见 在担任 某县综合行政执法局 直属三中队工作人员期间,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曹某波财物 35500元,为他人谋取利益。为掩饰、隐瞒受贿款的来源和性质, 吕某见 与邢某毅串通,将曹某波贿送给其的好处费掩饰成曹某波从企业代收水样检测费,由其交给邢某毅。邢某毅答应,并依 吕某见 要求出

阅读更多

明知资金可能系毒品犯罪所得,仍投资的,构成

 根据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条的规定,被告人为获得不法利益,明知他人从事毒品犯罪活动,且掌握的大量资金可能是毒品犯罪所得,仍积极协助其以购买股份的方式投资企业经营,掩饰、隐藏资金的性质及来源,其行为构成了洗钱罪。 基本案情 2001年底,被告人 汪某 认识 区某某 后,在明知 区某某 的弟弟 区某能 从事毒品犯罪并想将违法所得转为合法收益的情况下,于 2002年8月伙同 区某某 、 区某能 二人,以 区某能 、 区某某 出资的 520万元港币(其中大部份为 区某能 毒品犯罪所得 ),购得 A公司 的 60%股权, 汪某 协助 区某能 运送了购买公司股权的转让款。事后, 区某某 、 区某能 将公司更名为 B公司 ,由 区某某 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直接管理财务。 汪某 挂名出任公司董事长,每月领取人民币 5000元以上的工资。此外, 区某某 、 区某能 还送给

阅读更多

从虚拟币平台赚差价构成帮信罪?

 基于全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日益严峻,赌博、开设赌场等传统犯罪也开始向互联网领域发展,严重破坏了网络秩序,网络空间治理面临极大挑战。所谓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根据我国刑法规定,是指行为人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仍为其犯罪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或者提供广告推广、支付结算等帮助,情节严重的行为。 典型案例 2019年1月以来,被告人于某等人在朋友的介绍下,明知他人利用银行卡实施犯罪活动,仍利用自己及他人的身份信息在建设银行、浦发银行、工商银行、招商银行等多家银行办理银行卡,并使用上述银行账户为虚拟币诈骗平台提供资金转移帮助,同时也会将一部分收益上交给朋友。被告人王某冰、郑某在被告人于某的介绍下,于2019年8月份、10月份参与共同犯罪。在被告人

阅读更多

帮信罪“为犯罪提供技术支持”?

 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是帮助行为正犯化的典型立法例,为他人逃避监管或者规避调查,非法办理、出售网络宽带账号,情节严重的,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应当依法打击、严肃惩处。 基本案情 2020年6月,被告人杨某海在社交平台知悉他人有购买宽带账号渠道的信息后,向被告人王某提出购买需求。被告人王某负责面向在校大学生出售手机卡,其利用加1元即可办理校园宽带服务的理由,在学生申请手机卡后私自出资,利用申请到手机卡的学生信息办理校园宽带账号,共计600余个,并将每个宽带账号以人民币300元的价格出售给被告人杨某海,由杨某海继续联系买家向其出售。同时,上述被告人为规避相关部门调查并帮助他人逃避监管,还违法违规帮助上游买家架设服务器,通过改变宽带账号真实IP地址的方法进行违法操作,并兼顾服务器日

阅读更多

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构成何罪?

 开设赌场罪在我国刑法有明确规定,是指行为人客观上实施了聚众赌博、开设赌场、以赌博为业的行为,进而构成开设赌场罪。随着网络平台发展,如果行为人满足以营利为目的,在计算机网络上建立赌博网站,或者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接受投注的,也属于刑法规定的开设赌场。 【基本案情】 2019年9月,北京惠普创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科公司)依法设立,负责协助江阴网站平台搭建及运营管理,为平台工作人员提供客户培训、维护及客户发展等指导,张某波系法定代表人兼幕后控制人。张某波借用海南普美咨询有限公司资源,专门聘请讲师、经理、客服等有经验的工作人员,吸引来自全国各地的会员注册交易资金。 江阴网站通过页面宣传招揽会员,给予其买涨或买跌的选项鼓励其参与赌博。如果新会员在江阴网站注册充值后,自行在安装

阅读更多

为他人诈骗发布信息构成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

 互联网信息时代,网络技术蓬勃发展的同时难免会有违法犯罪现象的发生。行为人往往利用网络平台进行非法活动,进而构成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的客观行为方式不仅包括自己非法利用信息网络还应包括为他人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的情形。 基本案情 2018年5月,被告人张某、于某共同出资注册数据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同年8月,被告人张某、于某为获取非法利益,商定在网络上从事为他人发送刷单获取佣金的诈骗信息业务,即通过淘宝大数据广告推广向不特定用户发送信息,并留有二人具体联系方式。获利情况大概为:每200个人添加信息里面的联系方式,张某、于某二人即可从要其发送诈骗信息的上家处获取约一万元的非法费用。张某、于某二人为了增加获利情况,于某负责购买淘宝商家账号、软件,并雇佣被告人王

阅读更多

维万世之安,立义于庭.

扬正义之气
权公平之理

phone
sms
email
cache
Processed in 0.00337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