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主要内容

为生命辩护 - 为自由辩护

专注经济、金融、贪腐、互联网、公司、死刑、涉毒等领域的刑事辩护

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情节严重”的认定

 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旨在将发布违法犯罪信息的网络违法犯罪预备行为明确作为独立罪名予以处罚。如果行为人在微信朋友圈等社交平台发布违法犯罪信息,目的为销售管制物品,如果有持续时间长、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甚至引发违法犯罪等严重后果的,属于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一规定的情节严重情形,应以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定罪处罚。 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在我国刑法有明确规定:行为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下列行为之一,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一)行为人设立用于实施诈骗、传授犯罪方法、制作或者销售违禁物品、管制物品等违法犯罪活动的网站、通讯群组的; (二)发布有关制作或者销售毒品、枪支、淫秽物品等违禁物品、管制物品或者其他违法犯罪信息的; (三)为实施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发布信息的。

阅读更多

帮信罪不起诉案例分析

 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如果自然人或者单位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并且为其提供互联网接入、网络存储、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或者为其提供广告推广、支付结算等帮助,情节严重的,就能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但是,如果存在证据不足、无法形成完整证据链的情形,检察机关也应作出不起诉决定。 不起诉:即人民检察院在审查起诉后,做出的不将案件移送人民法院审判而终止诉讼的决定。具体包含以下几种情形:一、对于犯罪情节轻微,依照刑法规定不需要判处或者可以免除刑罚的,人民检察院可以作出不起诉的决定;二、对于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的案件,人民检察院仍然认为在案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的,可以作出不起诉的决定。 不起诉案例 一、未达到刑事立案标准,不

阅读更多

明知是赌博网站而组织赌博活动、提供发展会员

 未经国务院或证监会批准,游离于监管部门监督管理之外,在法定期货交易场所之外利用互联网招揽投资者,冠以期权的交易,属于非法期权交易。 二、交易不以真实的资产为标的,也不以行使、转移或放弃行使权利为内容,仅以未来某段时间外汇品种的价格走势为交易对象,以买涨买跌形式确定盈亏,盈亏结果与价格实际涨跌幅度不挂钩,交易结果具有偶然性、投机性和射幸性,其实质是网络平台与投资者之间的对赌,属于赌博行为。 三、明知是赌博网站,而为其提供投放广告、发展会员等服务,以及以营利为目的,采用发展会员的方式,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并接受投注的行为,构成开设赌场罪。 基本案情 2015年下半年,周某坤(另案处理)利用www.dls-fx.com网站(以下简称龙汇网站),以经营二元期权交易为名,组织外汇赌博活动牟利。龙汇网站向

阅读更多

洗钱罪主观方面要件包括可能性认识,其客体要

 洗钱罪的主观方面的构成要件不仅包括对违法事实的确定性认识还包括可能性认识。事实和证据显示,行为人对他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进行投资的可能性是有认识的,符合洗钱罪的主观构成要件。另外,行为人代持股份、倒签合同及转让股权,一系列行为旨在掩饰、隐瞒他人的犯罪所得及收益,不仅破坏了金融管理秩序,还影响了司法机关的正常活动,完全符合洗钱罪的客体要件。故对行为人应处以洗钱罪。 基本案情 2009年11月份胡某、周某甲(均已判决)及被告人吴某同他人合伙从田某处购得六盘水市杨家寨煤矿,胡某、周某甲先后实际出资2473万元,并占煤矿30%股份,该股份由被告人吴某代持。随后杨家寨煤矿部分股权转让给华和华电公司,胡某夫妇持股变更为20.298%。2012年7月14日,周某甲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被公安机关立案后,公安机关分

阅读更多

行为人明知相关资金系国家工作人员的非正当收

 上游犯罪嫌疑人系国家工作人员且拥有一笔与其收入极不相符的资金,行为人对这一基本事实完全知悉。行为人在协助上游犯罪嫌疑人转移资金的时候对相关人员的身份及资金的性质有明确的认识,不存在对犯罪对象的事实认识错误。上游涉嫌受贿犯罪的案件已经由检察机关侦查终结,有相关人员的证言和供述,可以确定行为人在明知资金来源的情况下,故意以提供银行账户的方式实施转移资金的洗钱活动。 基本案情 2010年春节前至2012年2月份,被告人王某甲在明知王某乙想将违法所得转化为合法收益的情况下,先后几次协助王某乙转移资金95万元。按照王某乙的授意,王某甲先后把其中的90万元通过银行转账给了王某丙,把其中的5万元通过银行转账给了裴某某。 法院判决 辩护人提出的本案上游犯罪王某乙涉嫌受贿罪尚未查证属实,王某甲主观上不具

阅读更多

报案原因不影响行为人自首的认定

 行为人在犯罪以后能够自动投案,向司法机关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行为;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果能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皆可以自首论。如果被告人明知他人报案仍然在现场等待、抓捕时未实施抗拒抓捕行为并如实供认犯罪事实的,不论案外人报案原因是否与被告人犯罪行为完全一致,均应认定被告人具有自首情节,视其属于自动投案。 基本案情 2018年7月23日15时许,被告人常某光酒后驾驶小型普通客车行至天津市江化区某装潢商店门口时,不慎将行人杨某撞倒在水泥地上,常某光随即立刻将杨某送往医院救治,杨某的亲属接到通知赶至医院了解情况后报警。常某光在明知伤者家属报警后仍待在医院陪护,等到警察到达医院后态度良好,传唤其到案时无任何抗拒抓捕行为。到案后,常某

阅读更多

骑自行车能否构成交通肇事罪

 道路交通法规不断完善发展,与此同时,构成交通肇事罪的主体也已经扩大了相应范围,不再局限于机动车一方。如果是因为非机动车驾驶人或者行人违反道路交通管理法规而出现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情形,行为主体也能构成交通肇事罪。 【基本案情】 2018年7月16日7时25分左右,被告人于某海骑自行车经过湖南省朝阳县西路光明村89组地段时,由南向公路右转弯进入东向公路向西行驶时,同时有杨某右手持物骑电动自行车经过该狭窄地段由西向东南行驶,因被告人于某海原因,其在左转弯过程中并没有遵守道路交通管理法规,未礼让在道路内正常行驶的杨某的车辆优先通行,其所骑自行车与杨某所骑电动自行车相撞,双方无力支撑双双跌倒,后杨某经送医院抢救无效于同月18日死亡。事故发生后,被告人于某海知道他人报警,选择滞留现场等候公安机

阅读更多

报案原因不影响行为人自首的认定

 行为人在犯罪以后能够自动投案,向司法机关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行为;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果能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皆可以自首论。如果被告人明知他人报案仍然在现场等待、抓捕时未实施抗拒抓捕行为并如实供认犯罪事实的,不论案外人报案原因是否与被告人犯罪行为完全一致,均应认定被告人具有自首情节,视其属于自动投案。 基本案情 2018年7月23日15时许,被告人常某光酒后驾驶小型普通客车行至天津市江化区某装潢商店门口时,不慎将行人杨某撞倒在水泥地上,常某光随即立刻将杨某送往医院救治,杨某的亲属接到通知赶至医院了解情况后报警。常某光在明知伤者家属报警后仍待在医院陪护,等到警察到达医院后态度良好,传唤其到案时无任何抗拒抓捕行为。到案后,常某

阅读更多

洗钱罪的上游犯罪是法律明确规定的,其中包括

 洗钱罪与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是法条竞和的关系,前者为特殊法条,后者为一般法条,当其中上游犯罪符合刑法规定的种类时,采用特殊法优于一般法且从一重罪,即为洗钱罪。行为人为实施贷款诈骗行为的犯罪分子积极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收益,主体适格,主观方面认识清楚,严重破坏了国家的金融管理秩序,应当以洗钱罪定罪处罚。 基本案情 2013年1月至2014年9月期间,原师宗县葵山信用社信贷员姚某某通过冒名填制贷款借据,利用原贷款人身份信息资料冒名贷款等手段进行贷款诈骗共计43笔,合计金额327万元人民币归自己使用。 姚某某通过贷款诈骗的款项 转 到被告人苟某某卡号为 6210178002028233022的农村信用社账户上,合计存入1712500元。 2014年4月份,被告人苟某某从姚某某处拿走现金10万元;2014年8、9月份被告人苟某某从姚某某处拿走现金

阅读更多

疫情中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与妨害传染病

 对于明知自身已经确诊为新冠肺炎病人或者疑似病人,出于报复社会等主观故意,恶意向不特定多数人传播病毒,后果严重、情节恶劣的,适用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对其他拒绝执行疫情防控措施,引起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行为,适用妨害传染病防治罪。 基本案情 2020年1月15日,被告人张某智的亲人从湖北省武汉市来到海南省东方市居住,当天被告人张某智与其一起吃饭,后串门数次。1月19日张某智出现发热症状,自行吃药未好转,于1月24日、27日和28日三次到东方市人民医院就诊。期间,张某智隐瞒了与武汉人员接触史的事实,在医院门诊输液时向针水瓶回收桶内吐口水。1月29日张某智乘坐动车到海南省人民医院就诊,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 法院判决 被告人张某智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提出的预防和控制措施

阅读更多

故意为破坏金融管理秩序行为掩饰、隐瞒犯罪所

 行为人具备完全行为能力,明知他人实施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行为破坏金融管理秩序,却以提供资金账户和进行买卖等方法积极掩饰、隐瞒犯罪所得,严重破坏了金融管理秩序,符合洗钱罪的构成要件,故应以洗钱罪定罪处罚。上游犯罪人员案发后,行为人主动投案,向司法机关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该行为构成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基本案情 2014年以来,被告人吕某在明知其岳母林某(另案处理)与其妻子苏某(另案处理)未经有关部门批准,以高息为诱饵,通过经济互助会形式向社会不特定对象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情况下,仍向苏某提供卡号为6271、6219、6278三张农业银行卡进行会款转账,并专门开设卡号为6272的农业银行卡供苏某使用。2014年11月,被告人吕某将林某违法所得180万元用于购置温州龙湾家园(三期)第幢第层号房产及支付

阅读更多

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中的“明知”

 明知出卖自己的支付宝账号和实名开户的银行卡可能被他人用于信息网络犯罪活动,仍将其支付宝账号及银行卡出卖给他人 的,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 基本案情 被告人刘某 1 约于 2016 年用 东哥 (身份待查)提供的手机卡(卡号 1352 )到平安银行深圳福星支行变更绑定其已实名开户的平安银行账户(卡号 6254 )手机号码,后申请注册并通过其正反面身份证照片及当场刷脸实名认证支付宝账户(账号 2027 )绑定该银行卡,将该平安银行卡、实名认证的支付宝账户以 1600 元(人民币,下同)价格卖给 东哥 使用,之后 东哥 将被告人刘某 1 提供的支付宝和银行卡用于 北京赛车 等网络赌博犯罪活动,供参与网络赌博的玩家、下线代理进行赌博资金结算。 2018 年 8 月 6 日, 东哥 再次联系被告人刘某 1 让其提供银行卡,被告人刘某 1 到兴业银行深圳

阅读更多

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与掩饰、隐瞒犯罪所得

 仅为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提供银行账户的帮助行为,并不必然阻断司法机关对赃款的正常追缴,其帮助行为应认定为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但若行为人在提供银行账户之后又有后续的帮助取现、套现、转移钱款等行为,客观上为犯罪所得追缴设置障碍的,则应认定为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 基本案情 一、 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 2021年7月底某日,被告人 高某磊 、 陈某东 为获取非法利益,在浙江省丽水市某咖啡厅商量帮助上游犯罪分子洗网络赌博、 杀猪盘(诈骗)等违法犯罪资金,由 高某磊 负责联系上游犯罪分子,操作转账, 陈某东 负责联系人员提供银行卡、微信等账户, 高某磊 、 陈某东 在明知收取、转存的钱款是违法犯罪所得的情况下,收到上游犯罪分子转来的多笔资金后,使用 宋某峰 、 周某飞 、徐某等人提供的银行卡、微信、支付宝账户

阅读更多

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的司法认定

 在国内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爆发期间,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隐瞒情况不报,擅自外出接触多人,并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引起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传播严重危险 ,其行为均已构成妨害传染病防治罪。 基本案情 被告人 许某芬 、 张某东 系夫妻。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期间,分别于 2020年1月21日、22日从湖北省武汉市乘车返回庐江县同大镇施丰村。1月24日上午被告人 许某芬 因觉不适至庐江县人民医院感染科就诊,刻意隐瞒其武汉旅居史、接触史,二被告人在知晓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相关预防、控制措施的情况下,仍不向镇、村防疫组织报告上述情况。 1月25日上午被告人 张某东 外出至本村第 15、16村民组多户村民家中拜年,与多人接触。1月29日被告人 许某芬 病情加重,二人仍隐瞒情

阅读更多

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典型案例

 疫情爆发后,国家对违反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行为人,对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防控措施的,引起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不符合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三十条的规定,以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定罪处罚。司法实践中,当事人多受到缓刑判决,但也应引起足够警戒。 经典案例 被告人赵某系光明村五组村民,与其妻常某、其子赵某光长期在湖南长沙定居生活,被告人赵某在长沙系网约平台滴滴司机。 2021年3月20日,被告人赵某驾驶车辆载其妻常某、其子赵某光自武汉市返回光明村五组家中后,与其父母、姐夫等家人聚集。2021年3月24日,光明村的副书记兼任村委会主任朱某与光明圈村负责精准扶贫的工作人员于某海一同要求被告人赵某签署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

阅读更多

隐瞒活动轨迹已构成刑事犯罪?

 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所面临的重大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也激活了在司法实务中极少适用的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司法实践中,对于行为人违反 传染病防治法 的规定,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 传染病防治法 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故意隐瞒自己的活动轨迹,有新型冠状病毒传播严重危险的,以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定罪处罚。 典型案例 2022年1月3日晚,被告人赵某林从湖南长沙返回吉林老家,先后于5日、6日两次进入长春市碧云区某连锁酒店洗浴、住宿。同年1月12日,赵某林前往碧云区中心医院、碧云市附属人民医院检测,次日被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被告人赵某林被确诊和收治隔离治疗期间,相关防疫工作人员询问其回家后的接触史、活动史,被告人均未如实告知具体情况。 直至 2022年1月27日,公安机关再次对赵某林本人进行询问时

阅读更多

“大竞合”下的传销类犯罪浅析

 当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才能同时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与集资诈骗罪,进而才能择一重罪论处。似乎言外之意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本身并不以非法占有的目的,而当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时,则同时构成了集资诈骗罪。然而事实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属于诈骗类犯罪,其行为人主观上必定具备非法占有的目的。 以宋某娜犯集资诈骗罪为例 被告人宋某娜谎称发展事业要进行融资,为此找到宋某林、王某等人帮忙,经过商议,由宋某娜在澳大利亚注册名为hgf的公司,并以此公司为依托,谎称该公司的原始股可以增值,引诱他人投资加入,并不断发展下线,根据发展下线的人数设定相应的鼓励机制,发展人数越多,所处级别就会越高,获得的奖金池会越多,奖金则是以虚拟的电子货币进行发放,会员可以进行自由买卖或者提

阅读更多

是疑似病人仍故意隐瞒并与不特定多数人群接触

 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防控措施,引起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不符合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的,依照刑法第三百三十条的规定,以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定罪处罚。 基本案情 犯罪嫌疑人梁某某与妻子刘某某系河北省邢台市内丘县人,退休后长期在武汉市女儿处居住。2020年1月15日左右,刘某某(后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已故)出现感冒、咳嗽症状。1月17日,梁某某、刘某某与女儿、女婿及外孙一家五口驾驶汽车从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住处返回内丘县某村住处。途中,梁某某及其家人未采取任何防护措施,出入湖北、河南高速公路服务区加油站、公共卫生间等公共场所。返回内丘县某村住处后,梁某某一家人未采取防护措施,分别多次出入内丘县家乐园大卖场

阅读更多

为他人提供成套银行卡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

 行为人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提供自己或者好友的成套银行卡作为支付结算工具,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不应认定为窃取、收买、非法提供信用卡信息罪。 基本案情 2019年10月,被告人张超在明知他人购买银行卡用于违法犯罪活动的情况下,仍以1000元、1200元的价格从其朋友黄某、傅某处收买其二人名下的银行卡(包含绑定的手机卡、密码、U盾等信息)各两套,连同自己名下的两套银行卡一起加价贩卖给飞哥(身份不详)。 另查明,被告人张超贩卖的银行卡涉及多起电信网络诈骗,十余某被害人共计28万余元款项分别汇入傅某尾号为2970、8090的银行卡,黄某尾号为9777的银行卡,张超尾号为70xxx79的银行卡,且上述银行卡内流水均达到30万元。 法院判决 被告人张超明知他人实施网络犯罪,仍提供支付结算,情节严重,其行为

阅读更多

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认定及量刑需结合银

 明知他人可能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而出售自己名下银行账户供他人使用,情节严重的,应认定为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在认定量刑情节时,应结合相关银行账户的支付结算金额及帮助行为的次数、手段、时间长短等来综合评判。 基本案情 2019年5月至2020年6月,被告人 张某梅 明知他人可能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违法犯罪,在北京市朝阳区等地,先后办理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邮储银行等多家银行账户,后出售给他人使用。现有多名网络诈骗案件被害人钱款转入被告人 张某梅 所开立的上述银行账户,经统计,上述银行账户支付结算金额共计 60余万元。被告人 张某梅 从中获利 1万元。后被告人 张某梅 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案发后,公安机关从被告人 张某梅 处起获作案使用的手机 1部,现扣押在案。公诉机关指控 张某梅 犯帮助信息网络

阅读更多

维万世之安,立义于庭.

扬正义之气
权公平之理

phone
sms
email
cache
Processed in 0.00337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