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主要内容

为生命辩护 - 为自由辩护

专注经济、金融、贪腐、互联网、公司、死刑、涉毒等领域的刑事辩护

妨害传染病防治罪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有学者认为妨害传染病防治罪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之间是法条竞合的关系,论者将这种竞合区分为两种情况:一是《意见》规定的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人、病原携带者和新冠肺炎疑似病人这三类特殊主体,实施了妨害传染病防控措施的行为,但其未进人入公共场所或公共交通工具,却引起了病毒传播或者传播危险的,这种情况虽然也危害了公共安全,但不符合《意见》规定的主体+行为+结果的限制要求,因此不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但可以构成妨害传染病防治罪。这种情况属于特别罪名(妨害传染病防洽罪)与一般罪名(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之间的竞合,适用特别法条优于一般法条的原则。二是如果行为人实施了符合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犯罪构成的行为,虽不符合《意见》对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主体+行为的限制要求,但能

阅读更多

妨害传染病防治罪责任形式浅析

 关于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的责任形式存在较大争议:刑法理论通说认为,本罪属于过失犯罪。同时,有观点认为本罪系故意犯罪,其犯罪结构为行为+结果故意+加重结果的因果关系,即行为人对妨害 防控措施的行为及扰乱公共卫生秩序的结果主观上有故意,但对传染病传播的实害结果或严重危险而言,仅具有引起与被引起的客观因果关系,并不需要考察或者评价其对于该加重结果的主观罪过,无论故意还是过失都不是必要的。 实际上,该观点与将引起甲类传染病传播视为客观超过要素的主张如出一辙,可归类为客观处罚条件。除此之外,还有观点认为 本罪的主观罪过是混合过错形式,行为人对抗拒疫情防控措施的行为而 言,主观上是故意的,而且对传染病传播的危害后果而言,主观上则 既可以是故意,也可以是过失。 很显然,本罪的结果不同于以犯

阅读更多

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认定集资诈骗案典型案例

 非法集资在行为上表现为虚假承诺回报。行为人通过承诺还本付息或者承诺分红的方式,承诺以货币、股权、债权或实物回报的。这里要求,承诺的回报必须是虚假的,而不是真实的;承诺的回报应限于行为人承诺只要出资即可通过出资行为获得回报,而不是指承诺出资人在出资后通过出资人的生产、经营等行为可以获得报酬;并且,行为人所承诺的回报不需要具有确定性。 2014年10月,陈某先后开发了 万达复利、中国梦等理财平台。其以xx某实业有限公司的名义制作虚假材料,通过微信和互联网进行宣传,承诺投入相应的资金即可成为理财产品的会员, 不但每天可以获得固定的分红,而且发展下线还可以获得推荐奖和见点奖等奖励。陈某因此作为诱饵要求会员发展线下,按照一定的顺序形成层级。 并为下线成员注册为会员以及在系统中以 万达币的

阅读更多

故意为破坏金融管理秩序行为掩饰、隐瞒犯罪所

 行为人具备完全行为能力,明知他人实施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行为破坏金融管理秩序,却以提供资金账户和进行买卖等方法积极掩饰、隐瞒犯罪所得,严重破坏了金融管理秩序,符合洗钱罪的构成要件,故应以洗钱罪定罪处罚。上游犯罪人员案发后,行为人主动投案,向司法机关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该行为构成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基本案情 2014年以来,被告人吕某在明知其岳母林某(另案处理)与其妻子苏某(另案处理)未经有关部门批准,以高息为诱饵,通过经济互助会形式向社会不特定对象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情况下,向苏某提供现有的卡号为6271、6219、6278三张农业银行卡供其转账,及专门开设卡号为6272的农业银行卡供苏某使用;并将林某违法所得180万元用于购置不动产及支付房贷。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吕某明知是破坏金融管理

阅读更多

利用银行卡取现等方式转移毒品犯罪所得的行为

 我国刑法规定在明知是毒品犯罪所得的情形下,依然运用提取现金、转账及买卖等方式转移犯罪所得,以图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的来源及性质的行为构成洗钱罪。行为人明确知晓所转移资金系他人实施毒品犯罪所得毒资,却依旧从犯罪人实际使用的银行账户中提取现金并跨行存入向他人借用的银行卡中,实现了转移毒资的目的。鉴于行为人后主动投案系自首,故按洗钱罪从轻处罚。 基本案情 2010年左右,被告人李某与顾某(已判决)在福建省厦门市认识后成为男女朋友,随后两人在厦门市共同生活。2011年8月19日,顾某因犯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李某在顾某刑满释放后继续与其一起生活。之后一天,经顾某要求,李某将户名为李某、卡号为6212264100001060726的工商银行卡交予顾某使用。 2013年2月份,顾某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被厦门市公安局思

阅读更多

无运营许可证,多次运送他人导致多个密切接触

 根据 两高两部意见,违反 传染病防治法 的规定,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 传染病防治法 提出的防控措施,引起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不符合 刑法 第 一百一十四条 、第 一百一十五条 第 一款 规定的,依照 刑法 第 三百三十条 的规定,以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定罪处罚。 基本案情 尹某某从事私人客运业务,长期驾驶客车往返于嘉鱼、武汉。 2020年1月20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经国务院批准发布2020年第1号公告,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纳入《 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 》规定的乙类传染病,并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 1月23日,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2020年第1号通告,决定于当日10时关闭离汉通道,实施封城管理。1月23日10时至20时,被告人尹某某在无运营许可证的情况下,先后两次驾车

阅读更多

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的构成要件审视

 一旦行为人出现违反传染病防治法规定,造成甲类传染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行为,就有可能构成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关于本罪量刑:行为人构成犯罪,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理论与司法实践中,对确诊病人、疑似病人的界定及可能的主体范围如何界定? 《刑法》第330 条未对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的主体作出规定,而《意见》将适用本罪的情形置于适用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两种情形之后,那么对于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的主体便存在两种解读:一种观点认为,是一般主体,任何人都可以构成;另一种观点认为,同样也应为已经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人、病原携带者〞或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疑似病人。 笔者认为,本罪主体为一般主体,但应加以限制,因为本罪要求引起新型冠状病毒传

阅读更多

准确适用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的对策

 新冠病毒的肆虐与妨害疫情防控犯罪的涌现,刑法中的妨害传染病防治罪在司法实践中被激活。为依法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所引发的社会治安问题,及时治理妨害疫情防控的违法犯罪行为,,2020年2月6日,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联合颁布了《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 以下简称《意见》) 。《意见》对妨害传染病防治罪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进行了界分,并将其他拒绝执行行政机关和卫生防疫机构按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防控措施,导致新冠病毒传播或者有严重传播危险的行为,认定为妨害传染病防治罪。这一规定既是对最高检、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 一) 》第 49 条以及国家卫健委《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公告》( 2020 年第 1 号) 第一条的补

阅读更多

传销活动还是非法集资?

 传销式非法集资行为往往涉案金额巨大,当按照集资诈骗罪进行处罚时,行为人完全可能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 被告人张某普以北京锦平宝科技有限公司为依托,以建立华强雨网络平台为借口,对外筹集资金,并分为两种筹资方式,分别是股权投资和债权投资。其中股权投资以拉人头、分级提成的方式对外发行股权。股权投资要求每人缴纳一万元,每人可直接发展10个下线,最多发展19层,比例达到 43%。债权投资则是分为活期与定期两种,理财额度不限,分别按照投资的时限分别计算利息,投资者拉来的投资款项越多,其投资越多。最终北京市二中院认定发售股权的行为属于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而发售债权的行为则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被告人实施数罪并罚。 本案中,法院从形式上对其性质进行判断,根据该案件中存在的两

阅读更多

洗钱罪的上游犯罪仅限于七类犯罪

 洗钱罪的上游犯罪仅限于毒品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恐怖活动犯罪、走私犯罪、贪污贿赂犯罪、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犯罪、金融诈骗犯罪这七类犯罪,行为人将他人盗窃所得误认为是贪污贿赂所得并进行清洗不构成洗钱罪,但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区分主从犯应当综合考虑行为人在犯意形成和犯罪实行两个阶段的作用。 基本案情 2013年8月以来,马某、王蒙(另案处理)为了从中国建设银行的手机银行中盗取他人存款,在网上以2000元的价格购买了200多万条个人身份证信息和网络登录密码,并出资请孙宇哲(另案处理)从中筛选出300余条有用的个人信息(包含姓名、身份证号码、与建行卡绑定的联通手机号码、手机银行登陆密码、账户余额)。随后,马庆以代理联通公司手机卡业务为由,从四川省联通公司代理商万勇手中租

阅读更多

上游犯罪行为人尚未定罪,如何认定洗钱罪

 上游犯罪行为人虽未定罪判刑,洗钱行为的证据确实、充分的,可以认定洗钱罪。 基本案情 被告人潘某民于2006年7月初,通过张某兴(另案处理)的介绍和阿元(另案处理)取得联系,商定由被告人潘某民通过银行卡转账的方式为阿元转移从网上银行诈骗的钱款,被告人潘某民按转移钱款数额10%的比例提成。嗣后,被告人潘某民纠集了被告人祝某贞、李某明、龚某,并通过杜某收集多人的身份证,由杜至本市有关银行办理了大量信用卡交给被告人潘某民、祝某贞。由阿元通过非法手段获取网上银行客户多人的中国工商银行牡丹灵通卡卡号和密码等资料,然后将资金划入被告人潘某民通过杜某明办理的中国工商银行上海分行的67张灵通卡内,并通知被告人潘某民取款。阿元划入上述67张牡丹灵通卡内共计人民币1002438.11元,这些信用卡内还被通过汇款的方

阅读更多

疫情中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与妨害传染病

 对于明知自身已经确诊为新冠肺炎病人或者疑似病人,出于报复社会等主观故意,恶意向不特定多数人传播病毒,后果严重、情节恶劣的,适用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对其他拒绝执行疫情防控措施,引起新型冠状病毒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行为,适用妨害传染病防治罪。 基本案情 2020年1月15日,被告人张某智的亲人从湖北省武汉市来到海南省东方市居住,当天被告人张某智与其一起吃饭,后串门数次。1月19日张某智出现发热症状,自行吃药未好转,于1月24日、27日和28日三次到东方市人民医院就诊。期间,张某智隐瞒了与武汉人员接触史的事实,在医院门诊输液时向针水瓶回收桶内吐口水。1月29日张某智乘坐动车到海南省人民医院就诊,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 法院判决 被告人张某智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提出的预防和控制措施

阅读更多

“身份公开”是否影响集资诈骗认定

 成立集资诈骗罪的核心要素是使用诈骗方法,诈骗方法既要考虑诈骗罪的基本原理进行一般性理解,也要考虑融资领域的殊异性进行特别限制。在动用死刑时,既要从危害性、罪名关系等角度检讨集资诈骗罪死刑的立法正当性,更要从被害人过错、行为人罪责等角度考量集资行为的可谴责性。 经典案例 被告人吴某是原浙江本色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2007年5月被逮捕,2008年12月,市人民检察院以集资诈骗罪对吴某提起公诉。2009 年4月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开庭审理。经审理查明: 从 2003 年起,吴某在浙江省东阳市开办了美体沙龙等企业,2006 年注资 5000万设立了本色控股集团有限公司。2005 年起,吴某以合伙和投资为名高息集资,本色集团成立时,已经负债 1400 万元,为能继续集资,吴某用集资款注册了多家本色系公司

阅读更多

非法集资与传销犯罪浅析

 从近几年涌现出来的金融案件中,我们可以发现,不法分子常打着精准扶贫、慈善助学、养老、金融创新等幌子,通过虚构项目,承诺高额收益,诱惑社会公众参与其中并不断发展下线。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发展,投资理财、私募基金、炒外汇、电子黄金、原始股、民间互助小额理财等新名词不断涌现,使非法集资犯罪较之前更具迷惑性,互联网传销犯罪呈现出井喷势头。总之,究竟构成非法集资还是传销,直接导致了理论上与实践中的定性分歧。 经典案例 2011年3-8月,被告人李某、马某伙同他人,以投资虚假原始股为名,要求参加者加纳一定的资金获得会员资格,每股24640元 ,买原始股后 ,60 天可以出售并收回成本,其中李某与马某分别发展下线60余人与30余人,并以此获得得了相应的返利。值得说明的是该理财公司的创始人并非李某与马某本人

阅读更多

“新型传销”如何定罪?

 所谓新型传销,无非是利用互联网、微信平台等多媒体或社交软件,采用传销式发展下线、收取入门费等方式进行的非法敛财行为,其大部分上属于利用传销形式进行的非法集资犯罪。如果资金链断裂,诈骗行径将会暴露无遗。因此在资金链断裂之前,非法集资行为人的首要选择就是转移财产,即便是案发时并无转移财产的行为,也不能因此否认其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主观心态。因此从本质上来看传销式非法集资行为,又或纯资本运作传销行为与集资诈骗罪并无本质区别,只不过其采用了传销或秘密串联的手段掩盖其非法集资的事实。我们不能因为其形式上具备传销式的发展模式,就形而上地将其认定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而更应形而下地探究该类犯罪的本质属性。 在我国《刑法》中,非法集资类犯罪并非一个单独的罪名,其是一系列犯罪的

阅读更多

为逃避海关的监管,冒用远洋自捕水产品的免税

 海关监管的进口货物包含了经过依法批准的国内远洋渔业企业运回的在公海上捕捞的水产品。在没能继续取得农业部远洋渔业项目确认的情况下,冒用其他船只具有的远洋自捕水产品免税的资格在公海上进行远洋鱿钓作业,之后向海关进行申报并免税进口的,其主观上具备了逃避海关监管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走私进口货物的行为,无论是单位还是自然人其行为均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 基本案情 2008年5月,被告单位从A公司购买报废鱿钓船烟渔608,当时该船获得农业部远洋渔业项目确认的免税指标,有效期至2009年3月31日。2009年4月至2010年2月,时任舟山某公司法定代表人兼总经理的被告人李某某在烟渔608船未能继续取得农业部远洋渔业项目确认的情况下,仍决定让烟渔608船在秘鲁外的公海进行远洋鱿钓作业,并冒用舟山某公司所属的已获得农业部远洋

阅读更多

走私进料加工保税货物的行为是否构成走私普通

 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是指违反海关法规,非法从事运输、携带、邮寄除毒品、武器、弹药、核材料、伪造的货币、国家禁止出口的文物、黄金、白银和其他贵重金属、珍贵动物及其制品、珍稀植物及其制品、淫秽物品、固体废物以外的其他货物、物品,进出国(边)境,偷逃关税,情节严重的行为。海关法第一百条规定,保税货物是指: 经海关批准未办理纳税手续进境,在境内储存、加工、装配后复运出境的货物。2000年9月2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擅自销售进料加工保税货物的行为法律适用问题的解释》明确规定:未经海关许可并且未补缴应缴税额,擅自将批准进口的进料加工的原材料、零件、制成品、设备等保税货物,在境内销售牟利,偷逃应缴税额在五万元以上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百五十三条的规定,以走私普通货物、物品

阅读更多

犯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应被判死刑,但新修订刑

 人道是褒扬人的价值,捍卫人的尊严,提高人的地位,以人性的眼光研究人的状况、特点、前途和利益之道,是人道主义的基石。刑罚的人道性,是指制定与适用刑罚时都应当与人的本性相符合,尽可能地宽缓,其中,死刑的适用与否最能体现刑罚的人道性。对于可能因法律修订而免除死刑的被告人,更应从人道主义出发,慎用死刑。另外,对于经济犯罪慎用和少用死刑也是社会发展的大势所趋。因此,在已经确知立法机关将取消走私普通货物罪死刑的情况下,法官应基于修订法律的立法精神,保留被告人的生命,不应再判处死刑。 基本案情 2004年初至2005年10月间,被告人卢某等人在福建石狮海域大肆将境外香烟在不设关地走私进境,进口各类香烟246299箱,偷逃税款人民币9.22亿余元。 2005年底,由于福建石狮地区执法部门加大打击走私香烟力度,在

阅读更多

定点医疗机构骗取医疗保险基金构成合同诈骗

 在日常的社会保险工作中,存在定点医疗机构和零售药店涉嫌通过虚假就医、分解住院等方式,骗取套取医疗保险基金作为本单位收入核算。当这些机构的行为涉嫌犯罪时,应该处以刑罚才能保障社会保险基金的安全,维护人民的利益。 经典案例 某直辖市辖区内的博爱医院,是与该区医疗保险经办机构签订了服务协议的定点医疗机构,在 2008年月到2010年两年时间内,采取小病大医空挂床位、虚假就医、分解住院等方法骗取医疗保险基金,最终该医院及其主要责任人被人民法院以合同诈骗罪定罪处罚。 法院之所以以合同诈骗罪对博爱医院及其责任人进行定罪量刑,是基于以下原因:第一,法院认为定点医疗机构与当地经办机构签订的服务协议应该属于民事合同性质,医疗保险经办机构是人社部门的下属事业单位,可以就日常管理服务、支付结算等内容

阅读更多

参保人也能构成诈骗罪?

 近些年,社会上出现了一些参保人骗取保险的案例,司法实践中,即使是真实参保人,也可能因为违法行为受到刑罚制裁。参保人即参加社会保险的人员,其享受社会保险的待遇一样需要遵从法律法规的要求。社会保险并非一般的个人储蓄,也并非是所谓的稳赚不赔,所以,只有当领取社会保险待遇的条件发生时,即达到退休年龄符合领取退休金条件、发生疾病等情况,参保人才能按照法律规定享受社会保险待遇,若是参保人未发生年老、疾病等情况时,利用非法的手段骗取社会保险基金的,就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 经典案例 2015年7月,被告人赵某系已退休的参保人是某国企的职工,1962年5月出生,1980年参加工作。2008年,赵某为了向当地相关部门申请退休,领取退休金,就篡改了其档案年龄,将出生年月改为 1948 年12月,2008年12月31日,办理养老保险

阅读更多

维万世之安,立义于庭.

扬正义之气
权公平之理

phone
sms
email
cache
Processed in 0.00337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