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主要内容

为生命辩护 - 为自由辩护

专注经济、金融、贪腐、互联网、公司、死刑、涉毒等领域的刑事辩护

非吸还是擅自发行股票罪?

 认定行为人行为构成非吸还是擅自发行股票在金融市场常有分歧。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擅自发行股票或者公司、企业债券,数额巨大、后果严重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属于刑法规定的擅自发行股票或者公司、企业债券罪。此罪名客观上要求行为人发行股票、债券,且发行的股票、债券具有真实的内容,客体上侵犯的是股票、债券市场的管理秩序。与之对比,利用发行股票的方式进行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并没有发行股票债券的真实内容,其只是为了以高回报率作诱饵吸引资金,并无管理吸收资金的意思,其表面上看起来是属于擅自发行股票的性质,而实质上是保本付息的间接融资。它是变相吸收公众存款行为。 基本案情 被告单位安基公司成立于2003年5月,注册资金为人民币 3400 万元,股东包括 2 家单位和 16 名自然人。被告人郑某担任

阅读更多

行为人以夹带等方式走私具有贸易性质的货物入

 行为人违反海关法规,以夹带等方式从境外走私具有贸易性质的货物入境,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两人以上共同故意实施走私行为的,构成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系主犯;起次要作用的,系从犯,应当依法减轻处罚;具有自首情节或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的,可以依法减轻或从轻处罚,应综合考虑犯罪事实及情节对各行为人作量刑处罚。 基本案情 2013年7月间,被告人 王某勇 伙同时任 A公司 副总经理的被告人 叶某杰 ,与台湾人陈某 2、蒋某某(均另案处理)等人共谋,共同出资在霞浦县三沙镇以开展对台小额贸易业务为名,以少报多进、伪报品名、夹带等方式实施走私活动。双方约定由陈某2负责在台湾地区揽货、租船、报关出口,由 王某勇 、 叶某杰 负责联系船舶运抵事宜、组织码头卸货、理货、制作虚假进口报关单证、应付

阅读更多

明知他人采取“包税”方式逃避海关监管仍实施

 从事进出口贸易应当向海关如实申报、接受监管。所谓的 包税就是不按进口货物的真实成交情况如实申报,而是以通过各种途径刺探到的海关对同类货物掌握的最低价为基础伪造单证作不实申报,甚至冒充其他低税率货物伪报。除了确属被蒙骗的情形外,包税的参与者一般具备逃避监管、少缴税款的走私故意。因此,明知他人采取包税方式逃避海关监管仍实施相关行为的,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应当按照其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定罪量刑。 基本案情 2011年至2014年, A公司 为谋取非法利益,降低进口牛、羊皮货物成本,由负责人 孙某军 (另案处理)决定,由业务员(翻译员)被告人 辛某 具体操作,将其自境外购买及代理他人进口的牛皮、羊皮等货物,以明显低于正常报关进口应缴税款的价格委托被告单位 B公司 、天津大驿龙腾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

阅读更多

行为人犯走私普通货物罪且偷逃应缴税额巨大,

 行为人为牟取非法利益,逃避海关监管,伙同他人走私普通货物以及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入境,其行为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罪,应当数罪并罚。根据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审理共同走私犯罪案件,对各共同犯罪人判处罚金的总额应掌握在共同走私行为偷逃应缴税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行为人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偷逃应缴税额巨大,人民法院在判处罚金刑时应当遵循上述规定。 基本案情 2016年8月被告人 叶某文 与朱某 1合谋在日本等地购买一批二手汽车配件及十七台新汽车发动机后申报过境中国。朱某1以过境运输到缅甸的方式向海关申报,运抵云南章凤等口岸办理出口核销手续后,当货物运输至缅甸境内后再通过非设关便道以绕关方式偷运返回中国云南章凤拉影村等地。货物回流偷运进境后通过云南风安物流公司计划

阅读更多

非吸案件—“公众”与“非法”的认定

 一、判断是否为公众:第一,是否为不特定对象,不仅强调社会性,而且强调众多性; 第二,有中间人牵线搭桥的案件,经中间人介绍而直接出资者被纳入公众范围;第三,行为人既向亲友又向公众吸收资金的案件,因行为人对亲友具有了集资的概括故意,亲友被纳入公众范围。而实践中,又存在难题:如何理解不特定对象?多少人算众?不同法院对这些又存在理解和认定上的偏差,导致同类或相似案件出现不同的判决结果。 我国现行《刑法》第 176 条并未对公众进行界定。根据 1998 年 7 月 13日实施 2011 年 1 月 8 日国务院修订的《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第 4 条第 2 款的规定,笔者发现其使用的词是不特定对象,但并没有对如何认定不特定对象进行阐释。 2010 年《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

阅读更多

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集资诈骗罪的认定

 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集资用途,未经有权机关批准,以虚假的证明文件与高回报率为诱饵,向社会公众非法募集资金,骗取集资款的行为,构成集资诈骗罪。在认定行为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时,应当坚持主客观相统一的认定标准,避免单纯根据损失结果客观归罪,也不能仅凭被告人自己的供述。应当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全面分析行为人无法偿还集资款的原因,若行为人没有进行实体经营或实体经营的比例极小,根本无法通过正常经营偿还前期非法募集的本金及约定利息,将募集的款项隐匿、挥霍的,应当认定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2001年6月5日,被告人王某伙同案外人冯某(挂名股东)成立北京墨龙冠成科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墨龙公司),并先后在广州、深圳、成都、重庆、南京等地设立分公司。2003年11月17日,王某伙同案外

阅读更多

先行羁押期限是否应折抵缓刑刑期

 先行羁押是指未经法院依法判决确定有罪之前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进行的羁押,司法实践中,先行羁押期限是否应折抵缓刑刑期?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赵某、王某等人自2015年起,通过某不具备资质的公司,向社会公众公开宣传投资项目并承诺还本付息,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其中赵某于2017年5月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9日被逮捕,后于2019年12月2日被取保候审,2020年12月2日被监视居住;王某于2017年5月11日被刑事拘留,同日被取保候审,后于2019年3月5日被监视居住;宋某于2017年4月1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5日被逮捕;谢某于2017年1月12日被刑事拘留,同年2月15日被逮捕。 2020年12月25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定上述被告人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结合各自犯罪情节,分别判处赵某有期徒刑2年7个月,缓刑2年7个月;王某有期徒刑3年,缓刑

阅读更多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的不法性质与司法认定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的不法性质是认定本罪的基础,由于《刑法》第 205条以虚开为中心设立本罪,因而具有侵害增值税专用发票管理的秩序犯与侵害国家税款安全的财产犯的双重属性。在这种情况下,应当正确界定本罪的不法性质,将本罪确定为是骗取国家税款的财产犯罪。在司法实践中存在代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等各种较为复杂的行为形态,这种行为在形式上具有虚开的外观,但在主观上没有骗取国家税款的目的或者在客观上没有造成国家税款损失的危险,因而不能认定为本罪。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在我国司法实践中是一个较为常见的罪名,尤其是在营 ( 业税 ) 改增 ( 值税 ) 的税制改革背景下,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件大有增加之势。而且,在司法实践中对于本罪虚开行为的认定存在较大的争议,在刑法理论上也存在各种观点。本文拟以我国关

阅读更多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的行为结构与数额认定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件的罪名定性应当依据行为结构展开。对于虚开行为,应当将其理解为一种抽象危险犯的模式设置,并且此种抽象危险的判断标准应当附加以 经济交易流转的正当程序和一般状况为前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件中犯罪数额的认定应当有别于案件的定罪标准,前者可考虑单独以造成国家应收税款的现实损失为标准。 基本案情 一、 虚开用于抵扣税款发票的事实 2014年3至4月份,被告人 孙某 与 李某 (另案处理)共谋在重庆市璧山区成立公司,通过虚构公司收购中药材进行加工销售,为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收取好处费的方式牟取非法利益。为逃避公安和税务的查处,二人商定借用璧山本地人 陈某 的名义,在璧山注册成立了 A公司 ,并在重庆璧山区丁家街道石垭九组租下房屋作公司厂房,公司登记的法定代表人是 陈某 。公司注

阅读更多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数额及损失的认定

 对于在不具有实际生产经营活动情况下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犯罪案件,由于虚开行为人不存在纳税的义务,认定虚开的数额只以销项或进项中较大的数额计算;认定给国家造成损失的数额也只以销项受票人已经向税务机关实际抵扣的数额计算。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刘某良,男, 45 岁,汉族,原系上海良旭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良旭公司)法定代表人。因涉嫌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于 2001 年 2 月 9 日被逮捕。 被告人刘某良在无注册资金的情况下,于 1999 年 10 月虚假注册成立了良旭公司,刘任法定代表人。 2000 年 3 月至 12 月间,刘某良经他人介绍,在无货物购销的情况下,采取按发票面额收取开票费的方法,用良旭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为宁波市江东恒盛电器供应站虚开了 24 份,虚开税额计人民币 66454 . 62 元。宁波市江东恒盛电器供应站

阅读更多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无罪案例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具有四个方面的特征:一是非法性,未经有关部门依法批准或者借用合法经营的形式吸收资金;二是公开性,即通过媒体、传单、手机短信等公开方式向社会公开宣传;三是利益性,承诺在一定期限内以货币、实物、股权等方式还本付息或者给付回报;四是社会性,向社会公众即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在司法实践中,符合这四个特性的行为就很难避免被打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烙印。多数观点认为应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进行限缩,要求近一步明确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处罚范围和打击边界,避免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向网络借贷过分扩张以致泾渭不分。 经典案例 赵某被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宣告无罪案,案情简介:2015年8月至2019年年底,被告人赵某以支付 2%至5%不等月息的方法,向陈某及经陈某介绍向的北京园林服务咨询公司、

阅读更多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浅析

 近年来非法集资类型的犯罪的发生率逐年上升,引起了法律学术界、法律实务界的广泛关注。而其中最为典型就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案件,该案案发频率居高不下、案值越来越大、参与人群体越来越广、证据收集越来越难,导致司 法机关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任务更加艰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在我国的司法实 践层面中定罪和量刑方面都存在着一些难题,在理论层面学术界也存在诸多有争议的不同观点。而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是指行为人不是以吸收存款名义而是通过其他形式吸收公众资金,从而达到吸收公众存款的目的。 本罪有四个典型的特征:非法性、公开性、利诱性和社会性。非法性是指行为人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律法规。表现形式:一是行为人没有经过批准就进行融 资;二是行为人采用欺骗的方式获得了国家有关部门的批准,进行吸收存款

阅读更多

“社会公众”认定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影响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普遍具有如下特性:一是实施吸收公众存款的行为主体有单位和纯粹的自然人,单位犯罪有金融机构的单位犯罪和非金融机构的单位犯罪。涉案金额、损失金额、损失比重都因行为主体的差异而有所不同。其中,金融机构的涉案金额相对较大,自然人的涉案金额相对较小,金融机构的损失金额相对于自然人而言较大;二是行为方式具有多样性,主要有以借款名义吸收资金,等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的手段;三是社会危害后果严重,吸收存款对象人数,即受害人人数,少则寥寥几个人,多则数千人;涉案数额少则几万元,多则数十亿元。 经典案例 李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案情简介:李某是天津挑战饲料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负责人,为了公司的生产经营,未经批准,经李某决定,以公司名义在 2018年至 2019年1月间,以约定每月支付

阅读更多

“社会公众”认定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影响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普遍具有如下特性:一是实施吸收公众存款的行为主体有单位和纯粹的自然人,单位犯罪有金融机构的单位犯罪和非金融机构的单位犯罪。涉案金额、损失金额、损失比重都因行为主体的差异而有所不同。其中,金融机构的涉案金额相对较大,自然人的涉案金额相对较小,金融机构的损失金额相对于自然人而言较大;二是行为方式具有多样性,主要有以借款名义吸收资金,等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的手段;三是社会危害后果严重,吸收存款对象人数,即受害人人数,少则寥寥几个人,多则数千人;涉案数额少则几万元,多则数十亿元。 经典案例 李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案情简介:李某是天津挑战饲料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负责人,为了公司的生产经营,未经批准,经李某决定,以公司名义在 2018年至 2019年1月间,以约定每月支付

阅读更多

融资托盘背景下“虚开”行为的司法认定

 2012年前后,资金雄厚的国资背景企业或上市公司通过与钢贸商搭建虚假贸易的方式来帮助钢贸商融资的做法在钢贸圈一度盛行,俗称融资托盘。例如,钢贸商与托盘方签订虚假钢材购销协议购买托盘方钢材,钢贸商通过商业承兑汇票的方式支付给托盘方(托盘方一般系在银行有信贷额度的国企或上市公司),托盘方将商业承兑汇票贴现给具有信贷额度的银行获取贴现资金,托盘方将融到的资金放贷给钢贸商。在这种虚假的交易中,钢贸商获取流动资金,而国企或上市公司等被称作二银行的托盘方赚取钢材差价和类似佣金的收益。由于托盘交易涉及当事人比较多,造成融资成本数倍于银行基准利率。资金使用方在经济下行周期会面临较高的还款压力,一旦资金链断裂,不仅要承担民事责任、行政责任,还可能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 基本案情 ] 2007年

阅读更多

黄某某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案——危害税收

 近年来,司法实践中对危害税收征管犯罪的法律适用争议频频,既有定性问题,也有量刑标准问题。这既与税法极强的专业性有关,也与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滞后相关。有些争议能够通过制定新的司法解释予以明确,有些则要依赖刑法解释学原理对法条进行科学解释方能解决。 一、当前有关罪名定罪量刑的数额标准 当前仍未被明令废止的关于危害税收征管犯罪的司法解释主要有以下几个:1996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惩治虚开、伪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的决定〉的若干问题的解释》(法发〔1996〕30号,以下简称《增值税解释》)、2002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骗取出口退税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2〕30号,以下简称《出口退税解释》),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偷税、抗税刑

阅读更多

司法解释滞后情况下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罪

 基于司法解释先天滞后于社会经济发展,当适用既有司法解释判罚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罪案件量刑畸重而显失公平时,可以参照犯罪性质、社会危害性相当的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的量刑标准予以处罚。 基本案情 2014年1月至2014年5月期间,被告人 黄某波 在成都 某 广场经营电脑期间,向 A公司 的 李某 (另案处理)购买电脑。由于 黄某波 不具有使用增值税专用发票进行抵扣的资格,为了降低成本, 黄某波 与 李某 串通,将购买电脑的券票中购货方名称更改为 B公司 。后 李某 将这些券票及 黄某波 提供的 B公司 的相关材料一并提交 A公司 的财务部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 黄某波 再将这些受票方开具为 B公司 的增值税发票非法出售给 B公司 ,并收取 4%-8%的好处费。 黄某波 通过上述方式非法出售给 B公司 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票面额共计 895067元。 法院

阅读更多

从本质看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为何构成犯罪

 摘要:增值税制度自 1994 年开始推行以来,实务中关于三流一致和虚开问题严重冲击着企业的交易安全,也严重危害国家税收征管制度,有悖于增值税的中性原则。要真正了解这一切的原因和找到正确的应对方法,我们必须熟悉增值税的基本原理。本文指出,增值税并非是以增值额为课征对象,而是 以产品购买价格为计税依据,在进入最终流通环节(简称个人消费环节或生活消费环节,下同)之前, 环环征税、环环退税直至进入消费环节而不再退税 。 传统观点认为:增值税是以单位和个人生产经营过程中取得的增值额为课税对象征收的一种税 。 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也认为: 简单地讲,增值税就是对货物流转或劳务提供过程中实现的增值额课征的税收。《国际增值税/货物与劳务税指南》也持这样的观点,该文指出:因此,增值税基本上

阅读更多

制造毒品证据不足不构罪

 在案证据只有本人供述,且本人供述极不稳定、又没有其他证据予以印证的情况下,不能认定行为人构成犯罪。 2019年5月,苏某、何某,李某等人组织赌博被县公安局田下派出所查获,犯罪嫌疑人李某查获当天逃脱。2019年8月,李某到派出所投案自首。自首后,李勇得知被告人赵某与时任县公安局田下派出所教导员杨某(另案处理)系亲属关系,遂找到赵某帮忙找其说情,并贿送给赵某人民币8万元。2020年3月,在李某并无立功情节的情况下,杨某为其伪造立功等虚假事实,并以县公安局田下派出所的名义出具了《关于对李某免于刑事处罚的建议》。后苏某、何某,李某等人赌博一案经法院审理后,李某的立功情节被县法院采纳,2021年3月,李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五个月,缓刑一年。 2021年8月份左右,被告人赵某在自家葡萄地内采用剪刀、木棍等工具将长

阅读更多

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还是贩毒?

 行为人利用未列入国家管制的化学品为原料,生产、销售含有国家管制的麻醉药品、精神药品成分的食品,明知该成分毒品属性的,应当认定为贩卖、制造毒品罪。 2018年,被告人张某长期经营酒类、饮料工作,为谋取非法利益,在明知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羟某酸可以由化学品-丁某(当时尚未被国家列管)通过特定方法生成,多次购进-丁某,并添加香精制成混合液体,委托湖南长沙某公司(另案处理)为混合液体粘贴xx香精Cxx23的商品标签,并且交由长沙另一公司(另案处理)按其配方和加工方法制成xx饮料。张某通过武汉某公司将饮料销往多地娱乐场所。至案发,共销售上述饮料6万余件(28.5瓶/件,235ml/瓶),总计销售人民币1200万余元。 2019年6月9日,公安机关将张某抓获,在其仓库当场查获上述饮料800余件,后追回售出的2万余件。经鉴定,xx香精

阅读更多

维万世之安,立义于庭.

扬正义之气
权公平之理

phone
sms
email
cache
Processed in 0.003375 Second.